关于《推理大师游戏》近期变动的声明

周刊        2019-04-12   来源:寻史问迹

由于司法程序相关的原因,我们删除了之前的推文。现就上海天亿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及《推理大师游戏》公众号于125日及之后发生的一些变故,以及网上之后流出的一些不实传闻作出澄清与回应。


一.    关于《推理大师游戏》公众号的问题

我公司法人与王梦池于2018年5月7日,签署了《公众号转让协议》以及劳动合同。根据协议内容(见下图),以新成立公司的20%股份以及10万元为代价,王梦池已将“推理大师游戏”公众号转让给我司。我司已经履行了我方承诺的所有条约内容。同时,王梦池也以股东以及员工的身份在公司任职。

我司从5月份接手推理大师公众号以来,我司承担了包括员工薪资、作者投稿酬劳、办公开销、场地租金在内的所有成本,前后投入已经超过200万元人民币。但身为股东、也是公司员工的王梦池领着高额的工资,享受着饭贴、车贴等公司福利的同时,却利用职务便利以及公司合伙人对其的信任,于2018年12月5日晚擅自将公众号管理权限收回、转让并更改公众号密码,转移了公司财产,删除了其掌握公司电脑的代码以及资料,连夜逃至北京。此行为严重侵犯了公司的权益,上海天亿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必将通过法律手段进行维权并让王梦池为其恶劣行径付出代价。

以下附上合作协议的部分内容:



二. 关于北京方所述拖欠APP开发费用澄清

在公司创立之初,出于公司发展考虑,创始股东们决定寻找团队开发APP。在王梦池的力荐下,公司最后在多个选项中,选择了王梦池在北京的朋友赵江波及其团队委托开发《推理大师APP》,并于2018年5月在上海签署了《APP应用委托开发合同》,且支付了第一笔款项15万元。其中明确规定了APP的交付期限、需要完成的功能以及交付标准

交付期限:

“乙方应在本合同签订之日的次日起80个工作日内完成本软件开发并交付软件和相关文件。乙方可提前交付,并协助甲方进行软件的测试、鉴定工作。”

功能要求以及交付标准:

(红线划出的是没有完成的功能)

在合同中,约定的交付日期是7月24日,直到逾期一个月(8月24日)时,北京团队才刚刚拿出第一个可供测试的ios版本,且大部分约定功能都未能实现。而此时安卓版APP的安装包仍然毫无音讯。在后续几次的更新中,bug与设计不合理之处层出不穷。APP本身的完成度更是远远达不到上线标准,相信曾经参与过测试的玩家朋友对此都有所了解。

而在这样的情况下,公司股东王梦池仍然对北京团队的违约行为视而不见,为赵江波开脱称这些开发严重延期、功能缩水等问题都属于开发过程中的常见情况。出于对于公司股东王梦池的信任,公司仍然于9月支付了合同中约定的第三笔款项,至此,我方已经履行了《APP委托开发合同》中的所有甲方责任以及义务。

以下是我方如合同约定的付款记录:

在后续两个月的开发中,赵江波又以人员开支增加,购买测试机等理由陆续向公司收取了30万元人名币,但最终呈现出来的产品并无任何改观,仍然BUG频出且无法正常使用。在两个月的开发中功能上也仅仅只完成了“世界聊天”这一个功能。

以下是对赵江波追加款项付款记录:

至此,我们对北京团队缓慢的开发进度及劣质的工作成果终于忍无可忍、最终我司于11月决定解除赵江波在上海天亿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CTO职位,并且保留其对隐瞒团队状况、严重违约所导致公司产生巨大损失的法律追责权力。然不曾想赵江波不思悔改,伙同王梦池在网上发表不实言论,对我司的名誉造成极大损害。

在此,上海天亿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作出澄清,我司与北京青笋科技有限公司签署的是《APP开发委托合同》,并不存在劳动雇佣关系,在与北京青笋科技有限公司签署的《APP应用委托开发合同中》应承担的责任与义务也已经全部履行。对王梦池在网络上发表的不实言论,以及赵江波严重违约的行为将进行法律追责。

以下为APP最后公测版截图及部分玩家反馈:


(左右滑动以查看更多图片)



(左右滑动以查看更多图片)


连身在美国、不懂中文的苹果官方审核人员,在进行过极其简单的测试之后,都以存在各种大大小小的bug为由,数次拒绝APP的上线审批:


以上的成果是号称接近20人的团队,以近6个月的开发时间打造出来的产品。

本着对粉丝和各位玩家负责的态度,我们决定不将该APP上线,而在此我们非常不理解王梦池究竟出于何种想法,又或者是什么不可告人的原因,才会认为这样的推理大师APP是可以上线的。


三.    与其他公司合作及王梦池出走北京的前因后果

在终止了与北京青笋科技有限公司的合作后,出于对于公司发展的考虑以及对于APP的渴望,我司开始寻找新的合作伙伴并且在诸多合作方中与其中的一家达成了初步的合作意向。双方初步约定:由合作方注资并且注入包含APP以及APP开发团队在内的多项资产展开合作,而非王梦池宣称的“将【推理大师游戏】控制权出售给第三方游戏公司以换取利益”,期间我方也不存在任何卖出股份以换取个人利益之行为。在此过程中王梦池全程参与,也认可这是对于公司发展最好的选择。

以下为合作方向公司注资的部分合同截图:


我司在此澄清,并不存在出售公司并且许诺现金给与王梦池一事,该行为不合理也不合法,假如真有此事王梦池作为公司股东对于出售公司资产一事也拥有知情权以及否决权,所以他对于侵占公司资产且连夜逃跑的行为的解释既可笑又不合理。王梦池之所以作出如此行径也纯粹是因为其对个人利益的极端看重,以及对于我国法律的蔑视。

诚然,商业化的过程必然需要盈利,可撕下这个人道貌岸然的面具,露出的全是他自私自利、损人利己、假公济私的恶心嘴脸。

如今我们在维权的道路上又有了新的进展,也不再与其做无谓的口舌之争,我们坚信最终法律可以还所有人一个公道。

大家可以继续通过此公众号关注我们的最新动态,衷心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希望在未来的日子里大家能陪伴我们一直走下去。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