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年IT投入上千亿,仅5%用于创新改革,银行业的钱都去哪了?

周刊        2019-10-09   来源:寻史问迹

​对于银行科技发展来说,关键不是看IT投资总额,而是看战略性、可自由支配的IT支出,目前银行大量的科技支出实现的只是“运行银行”。

每年IT投入上千亿,仅5%用于创新改革,银行业的钱都去哪了?

文/薄纯敏 亿欧专栏作者

根据IDC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银行业整体IT投资为1014亿元,同比增长9.84%,未来几年将持续增长,2020年预计达到1351亿元。

每年IT投入上千亿,仅5%用于创新改革,银行业的钱都去哪了?

看见这组数字,再联想到近几年银行的金融科技发展战略,似乎应该对银行的金融科技落地保持高度乐观的态度。但是,对于银行科技发展来说,关键不是看IT投资总额,而是看战略性、可自由支配的IT支出。银行在开发新产品和服务、部署新兴技术及扩大其服务市场上的IT支出有多少?中国银行业这1014亿元的IT投资有多少是真正应用到银行创新技术与产品的研究开发?

据IT投资优化公司Net执行副总裁Tjeerd Edelman介绍:“目前80%的银行IT预算用于维护遗留系统,或者只是“运行银行”。除此之外,约15%的支出与强制性合规项目有关,这意味着只有5%的银行IT预算用于创新改革。

硬件方面投资占IT投资总量的52.1%

从2017年银行业IT投资在各类产品的分布来看,计算机硬件占比最多为52.1%,其次为IT服务38.9%,最后是软件9%。

每年IT投入上千亿,仅5%用于创新改革,银行业的钱都去哪了?

在银行业,可用性和安全性对于业务而言至关重要。虽然早在1991年3月,风险投资家Stewart Alsop就说过:“我预测最后一台主机将在1996年3月15日拔掉电源。”但是,对于银行业来说,大型机不仅不是“恐龙”,反而是其业务开展的背后英雄,运行着银行的后端系统。

现在,“英雄”大型机似乎成为了银行的“累赘”,一方面,大型机并不是完全安全的,例如,之前中国银行IBM大型机宕机,系统没有第一时间切换到热备或者异地容灾上,直接影响中行的信用卡支付相关业务,直到4小时之后才恢复服务。经营过程中,银行将大型机作为一个重要的单点故障进行运行管理,需耗费大量的人力;另一方面,除了硬件、软件和服务的初始成本之外,大型机每天消耗大量的成本,而且这些成本很难预测,甚至更难管理。

由此可以看到,银行IT投资占比最多的计算机硬件其实只是为了“运行银行”,并未支持银行的科技创新。

银行IT解决方案市场投资主要用于业务类解决方案

2017年,中国银行业软件和IT服务市场规模达486亿元,其中IT解决方案市场总量为339.6亿元。再按照IT解决方案类型进行划分,可分为业务类解决方案、渠道类解决方案、管理类解决方案和其他类解决方案,其中业务类解决方案占比最高为42.7%。

每年IT投入上千亿,仅5%用于创新改革,银行业的钱都去哪了?

过去这些IT解决方案都是由ISV厂商进行提供,目前供应商仍以ISV厂商为主,但许多金融科技公司也开始切入这个市场。然而,哪些细分领域解决方案是金融科技公司目前可以切入的?

在阐述这个问题之前,需要先搞清楚,银行业IT解决方案四大类如何进行细分。如下图所示,业务类解决方案主要包括核心业务系统、支付与清算、中间业务、信贷操作、互联网银行等,管理类解决方案主要包括企业资源管理、商业智能/决策支持、风险管理、反欺诈、金融审计和稽核、客户关系管理等,渠道类解决方案主要包括渠道管理、柜台系统、银行卡系统、电话银行/呼叫中心等。

每年IT投入上千亿,仅5%用于创新改革,银行业的钱都去哪了?

目前金融科技公司可以切入的领域主要是风险管理和反欺诈,例如同盾科技、百融金服、氪信等一批职能风控公司都在提供这些服务;其次为互联网银行、网络银行、移动银行、自助系统、柜台系统领域的应用主要是生物识别,实现自助身份识别、认证;再者,客户关系管理、渠道管理领域的应用主要是智能营销,实现客户的全生命周期管理;然后,电话银行/呼叫中心的应用主要为智能客服和智能呼叫中心,代替人工实现7*24小时服务;最后商业智能/决策支持领域主要应用智能投研和RPA,实现流程自动化及智能化分析。

虽然,除了核心业务系统,金融科技公司似乎都已切入其他银行IT解决方案,但是所占份额仍比较小,只是提供了部分功能,是对原ISV厂商提供系统的完善和补充。根据IDC数据显示,2017年银行业IT解决方案主要厂商中,文思海辉最多为18.77亿元,占比5.53%;宇信科技第二为17.83亿元,占比5.25%;第三为神州数码13.65亿元,占比4.02%。目前,金融科技公司服务银行还处于起步阶段,即使是头部企业,服务银行的收入也仅有1-2亿元。

综上分析,从IT投资角度来看,银行目前的科技支出以“运行银行”为主,“改变银行”式的新服务和新技术探索还刚刚起步。巴菲特曾说过,Price is what you pay. Value is what you get. 对于银行来说,目前面临着将IT投资从“传统成本”转移到“创新”的挑战,需寻找方法降低遗留IT运营成本,以提高效率比,并腾出资金投资于金融科技、数字化等新技术、新产品、新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