测试朋友圈

生肖        2019-08-12   来源:寻史问迹

大V在微博随便说句话,都有可能引起崇拜、冷眼、嫉妒和撕逼的巨浪,还有无数抖机灵的评论稀释了大众的真实想法,在热点的高倍放大镜下,大多数人已经不知不觉沦为乌合之众,胜者往往是流量的胜者,而不是真相的胜者。


如果不刻意隐藏身份带来的光环和对自我的盲目信任,身在高位的人通常是听不到真话的,他们在另一个平行世界。但这反而是普通人之于大V的一个优势,因为恰恰相反,普通人没有身份负担,每天都可以看到大量真相,他们的苦恼只是面对真相,却陷入真相随机附赠的糟糕情绪之中。


朋友圈是一个真相测试场,我经常在朋友圈发截然不同的内容,通过与「网友」互动,看到这个系统中大家的关注点与思维方式是有多不同。


比如昨天晚上我发了一条《皓镧传》的评论,我说,皓镧传的弹幕要笑死,各种跳戏,锦绣还是那个锦绣,都不换片场的。我本以为大家会狂欢,但回复我的人寥寥。原因很简单,朋友圈的三类人,一类人鄙视国产剧,一类人不看国产剧,一类人还来不及看《皓镧传》。


今天中午我又发了另一条。我翻到一本名叫《写给男孩的成年手册》的书,书里列举了给即将成年的男孩的99条建议,包括如何洗脸,如何剃胡子,如何铺床,如何跟喜欢的女孩聊天。。。于是我在朋友圈说,每个男孩成年前可能都是智障。。。


这一条的评论几乎要炸了。也分三类人。第一类人纯属觉得搞笑,第二类人觉得自己或自己的另一半一生都是「智障」,第三类是妈妈们,他们认真了,想把这本书买来献给儿子。


我发这条的原意是想讽刺这本书,结果我意外地发现,这本书其实有潜在市场!


前天晚上我去吃烧烤,现场有乐队助唱,有人点了一首《龙的传人》,那个节奏是相当的嗨,就有一个五六岁的小姑娘上台助舞。小姑娘临场发挥,但跳得超好,我就拍视频发了朋友圈。回复我的只有一个人,是我定期会约的理发师。看来,这样的场合更容易引起他来表达出共鸣。


有时候我会想,我朋友圈的人群结构是怎样的,他们与我的职业、我的生活、我的偏见、我的兴趣有什么关系,他们中有多少人会经常看朋友圈,有多少人只是偶尔看一下。哪些人脑回路新奇,哪些人传统刻板。当我偶尔发一条针对性特别强的文字时,一部分人是否知道我是在针对他们。。。万能的朋友圈,在大多数时候都能展现人的善良面,但是也在经常展现人的多面性。


如果你用过公众号的后台,就会知道分析这个即时反馈系统是多么的令人上瘾。我通常会在一秒钟之内给自己一个答案,但是保留这个答案的绝对性,此后就会不断根据新吸纳的信息来修正这个答案,在我这里,只有对答案的探索,没有对答案的定性。


你可能会问我分析这些有什么用。分析它们会产生两种好处。第一,当样本足够大时,从即时反馈系统中就可以测试自己。这是自我认知的一个入口,越往里走越有趣。第二,当把包括自己在内的所有人都当成一个外部的样本时,就能跳脱个人角度,最大限度地看到世界的全貌。


如果我们可以把这种思维变成一种习惯,日常的小情绪就基本不会演变成大战争。


简单来说,我讨厌的人,与我价值观相反的人,我也不会在朋友圈屏蔽他,我还会饶有兴致地去观察他,会想与他接触,一次次测试我们的不同,以及分析不同的原因。我不会只选择“深刻”的人而放弃“肤浅”的人,不会只选择“读书”的人而放弃“不读书”的人,不会只选择“理性”的人,而放弃“偏激”的人,从不愿因为一种情绪或者鄙视链而屏蔽一种信息源。当然在我有限的精力之内。


为了不陷入“批判一种绝对就陷入另一种绝对”的不自知中,我会努力让爱憎分明与兼容并包共存。


以上写的这些,是《系统之美》这本书作者给出的药方,刚好我自己也努力在向它看齐。这是我2019年读的第一本书。这本书成名已久,现在才看颇有些晚了。作者是研究复杂系统的大拿,复杂系统是一门严肃科学,与复杂系统的深度和高度相比,批判性思维这样的主题好像都算不上什么高深的话题了。



我们处在一个个的系统中,系统反馈决定了我们如何认知系统。如果我精力够好,将朋友圈再扩大一倍,可能我刚才得出的解释都得反转。人一旦进入高一层,很多体验就会不一样。当草民时跟其他人一起吐槽大V,自己当了大V,就会发现原来这边的风景这样好。穷的时候是一种育儿理念,稍微富一点想法可能就不一样了。所谓的扩大眼界,便是不断地扩大自己的系统。


我们自己,我们的朋友圈,我们的家庭,我们的公司,我们与孩子的关系,我们的国家,我们的经济,我们的大自然,都是一个个在进化的系统。这些系统很像小学做的数学题中的蓄水池,一个进水口一个出水口。进水口的出口量cover了出水口的出水量,蓄水池才能保持稳定。


在这个结构的基础上,有可能会出现增强回路与调节回路。增强回路就是进水口的水量增加,使系统能量增强,调节回路可能是一个新引入的条件,通过调节使水池的水不至于漫出来。


假设我们的内心都有一个蓄爱池。它不断地生产爱,也在消耗爱,当它是满的,我们就特别容易分一部分出来给别人,原谅别人的不足。当它没那么满时,我们就爱锱铢必较,甚至不断地向别人索取爱。


每个系统有自己的适应力,一旦接近危险的边缘,就会自动停下来,但适应力是有限度的,如果持续危害系统的因素存在,系统的适应力就会降低;系统会自己学习和进化,进而又改变系统本身或延伸出新的系统,但系统的学习和进化是很难预测的;系统有丰富的层次性,越复杂的系统层次越多,层次越多就会导致反馈的时间会不断延迟。


每个家庭都有或大或小的矛盾与战争,婆媳之间的,夫妻之间的,母子之间的,父母之间的。它们都构成家庭的子系统,子系统与子系统之间的互动又会影响家庭这整个系统。尽管经历各种矛盾,但其实大多数家庭都是稳定的,大多数的亲子关系都没有我们后来以为的那么糟糕,因为这些系统本身都有自己的适应能力。


公司的职员都会吐槽公司的组织结构,可是明明漏洞百出但是这个公司怎么不垮呢?因为系统有自己的适应性,并且这个系统还没有到崩溃的极限。创投圈里的颠覆式创新,指的就是在系统就有崩溃的地方埋藏着创新的希望。


在系统中,每个组成者都可能成为增强回路或者调节回路,即,使关系更为融洽,或者走向爱极必恨。机会就埋在这里。系统从来不会静止不动,相反,系统会出现、也需要一定程度的混乱。想想当我们与孩子发生争执时,是否对彼此又了一个新的认知。当系统出现混乱时,我们才会看清楚人与人之间的边界。


家长在教育这件事上,因为付出的时间太多,会不知不觉地特别痴迷于即时反馈。我的孩子拿笔姿势不对,于是担心他字写不好,那么我要马上来纠正你。但是或许有一种可能是,随着孩子慢慢长大,他的系统自动地就改正了错误的握笔姿势。


教育系统最大的一个陷阱是反馈的延迟性。到系统崩溃时再来反省最初教育的不当, 是最令人心痛的事情,其实蛛丝马迹早就埋藏在漫长的岁月里。而在系统一出现问题就马上纠正,又没有给系统留出自我调整的学习时间。这就是教育的困难。


通常一个孩子即使到18岁了,我们也未必看得清施加在他身上的教育会对他有多大的影响。家长以为努力教了,孩子今天考了100分,这是个很开心的事,但也许就是为了这100分,孩子的系统中又埋下一些不良影响,而这些影响会在未来才表现出来。所谓活久见,就是看到系统一次次地反转后,最终露出了佛系的微笑。


从没有人能预测系统的结局,因为人只能无限接近上帝视角,而无法真正拥有上帝视角。前进一步,跳出自己眼前的系统,又会进入另一种有限的系统。《系统之美》的作者说,他在学习系统之初,以为自己在学习一种更精准的预测,但是随着对系统的了解,他才明白,系统就是不确定性。所以人应该永保谦逊。


我们在系统中的人,会根据自己的主观感知不停地给系统打各种标签。区别只在于有的人知道自己是在打标签,有的人不知道。人在成长过程中,标签越积越多。每个标签还会被赋予不同的权重。人会不停地修改标签或权重,重视的,不重视的,皆在这里。


《系统之美》里有一句话让我印象特别深刻,作者说,信息就是权力。媒体、政府,他们拥有的或明或暗的权力,皆来自对信息的掌握。对于普通人也是,当他掌握的信息越多,他的系统范围就越大。数据跑起来,标签和权重也会不断地得到更新,用更新后的认知来看待世界就会得出不同的结论。人工智能的运作原理原本是学习人的神经网络,这使人工智能更像人的缩影。当人让自己去学习人工智能的一些工作方法时,就是自我认知的开始。


要改变一个系统,使它走向好的方向,我们由低到高会经历这样12个思维层次。


第1层,注意到身边的各种信息。

第2层,注意到是什么在使系统保持稳定。

第3层,注意到是什么在不断地改变系统。

第4层,注意到系统的反馈会有延迟现象,很多事情不能急于一时。

第5层,想办法去修正影响系统的力量。

第6层,想办法提高影响系统正循环的力量。

第7层,最大可能地搜集系统中的各方信息。

第8层,看到系统中存在的激励、惩罚和限制条件。

第9层,接受系统的多样性。

第10层,为系统设置一个更高级的目标。

第11层,看到决定系统的社会环境。

第12层,超越自己的思维定势。


到达第12层时,可能说是凡人修仙修得正果了。


有一次我跟一个朋友聊电视剧聊到很激愤,我就说当你看一个电视剧时不妨站在编剧的角度上来想一想,你就会平复很多。他有点炸毛地说,我要操观众的心,为什么我还要操编剧的心!


当时我有些惊讶这样一种思路。原来他看似激愤,但有可能也在享受这种激愤。人的选择方式多种多样,有人想修仙,有人就愿意大喜大悲尽情沉醉,尊重的基础就是理解。


在罗伯特·麦基最著名的作品《故事》中,他教编故事的人如何编出好故事,他说,讲故事的人把我们引入期望之中,让我们以为自己一切都明白,然后又将现实撕裂,制造惊奇和好奇,把我们一次又一次地往故事前面部分送……


人生即故事,在于丰富性,而不在于唯一性。没有完美,混乱中的稳定才是眼前的现实。最后以这个图结束本文。







后喻时代

搜索微信号futurewise,或长按二维码

关注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