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的电影人与电影基地那些事

软件        2020-01-20   来源:寻史问迹

本文作者:电影人

近日,网络上出现被盗用的车墩影视基地图片和影视剧照,并且利用新媒体散布不实传言。这一现象引起了电影人的注意和思考。电影基地和我们电影人是密不可分的,我们发表的艺术观点、传递的审美取向和个人喜好皆因人而异,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罢了。但底线是基于对历史和真相的尊重。而标题党移花接木的奇文、盗用的资料,却难免混淆视听。为了不误导读者,有必要同大家聊聊真实的电影人和电影基地那些事,一起了解他们的创作与品格,以正视听。

总美术师黄洽贵接受指令,电影基地破土动工

早在上世纪五十年代,上影厂就想在漕河泾建立影视基地。为此,电影局张骏祥局长还特向周总理提出过请求。直至1999年车墩影视基地对外开放,终于实现了电影人的梦想追求,并受到业界的普遍好评。

真实的电影人与电影基地那些事

1999年车墩影视基地对外开放,上海摄影家协会会员蜂拥而至

上世纪八十年代,港片来沪拍摄形成风潮,而沪上予以合作的只上影厂一家,所涉外景报批、内景搭置都离不开上影人的配合。随着日欧、香港合拍片的不断进入,上影人在繁忙中赢得了海外同行的交口称颂。虽然因为上影的车墩影视基地第一期1994年才开土动工,导致1987年拍摄的中美合拍片《太阳帝国》和1993年上映的港片《上海皇帝》都无缘在基地拍摄创作,但《太阳帝国》导演斯皮尔伯格将中方美术设计全部请托于上影的美术师负责。该片中涉及上海拍摄的部分呈现了上海孤岛时期的战争景象。由于上影在电影美术方面的准确主导和有力配合,《太阳帝国》提前三天顺利完成了在上海的拍摄任务。

真实的电影人与电影基地那些事

《太阳帝国》电影海报

真实的电影人与电影基地那些事

电影《太阳帝国》画面截取(图为上海拍摄的部分)

真实的电影人与电影基地那些事

电影《太阳帝国》画面截取(图为上海拍摄的部分)

值得一提的是,主导《太阳帝国》上海拍摄的这位美术师,与设计车墩电影基地的总美术师竟是同一人,他就是业界德高望重的上影总美术师黄洽贵先生。1988年,身兼电影局局长、上影厂厂长的吴贻弓导演,将黄洽贵先生从外景地召回,任命其为上影厂总美术师并下达了规划设计影视基地的指令。直到朱永德总裁负责管理上影集团,得到松江政府的扶持,置得车墩四百亩土地之后,黄洽贵先生才将数年与同仁们的心血积累公开于众专家面前。经过几度研讨和反复深化设计之后,才迎来了车墩影视基地1994年的开工。

真实的电影人与电影基地那些事

上影总美术师—黄洽贵遗影 1980年获第三届电影百花奖最佳美工奖

南京路街景的由来与设计

当年因导演陈凯歌带着电影剧本《风月》由京来沪,促成了与上影厂的合作。因剧情需要南京路场景,上影厂由此才在刚置入的车墩农田上推动了南京路场景的搭置。南京路叠影出了大上海,由于《风月》故事发生的时代背景被剧情定于上世纪20年代,故而街景的设计只出现了先施公司、永安公司和新新公司的建筑,而没有置入1936年1月竣工营业的大新公司建筑。

真实的电影人与电影基地那些事

《风月》艺术指导:黄洽贵 主演:张国荣 巩俐

真实是艺术创作的力量。为了准确再现当年景象,上影厂组织了沪上熟稔近代史的专家,对南京路设计模型的门面格局进行了反复推敲和认真考据。各路专家兴致勃勃,从街市行业的发展谈到了路面材质的变化,包括英、法租界电杆的差异,都事无巨细地进行了严肃论证。前辈作家沈寂先生既是上影的编剧,又属上海文史馆的研究员,他还谈到先施公司为了选址,曾派人在路口用数黄豆的方法来计算人流的趣闻。

真实的电影人与电影基地那些事

上海文史馆研究员、著名作家、上影老编剧沈寂在车墩影视基地鉴定文物

沈寂先生擅长写老上海背景的历史题材。先后写作及主编了《老上海奇闻》《老上海南京路》《老上海电影明星》等十余部“老”字号的文集与大型画册。

真实再现与电影专业的创作需求

当年对案头设计的讨论,除了力求真实再现南京路的历史风貌,更侧重于电影专业的创作需求。譬如摄影景深角度的变化、场景节奏和层次的体现,以及保留因影片背景、气氛的不同,所需加工变化的空间等。这些都是影视拍摄基地的必要功能

真实的电影人与电影基地那些事

车墩影视基地南京路剧组制作现场

真实的电影人与电影基地那些事

车墩影视基地南京路剧组拍摄现场

电影基地街道场景不同于城市建筑,其建设必须适应电影拍摄的特性需求。老上海南京路全长5465米,沿街商铺的消长,门面装修的经变,从未定型。电影生产的经济性,影片创作的随机性,生活和艺术的差异性,都决定了设计不能生搬硬套,陷于僵化。

为了影视基地的设计,黄洽贵先生曾走访了不少欧美电影基地。好莱坞的同行就曾向他明言:基地的纽约街道场景设计不仅缩小了比例,还对街景中的摩天大楼作了抽层处理。这也是世界各国电影基地公认的街道景观设计惯用的方法。这才有了车墩基地的南京路在设计时按比例收缩了六分之一,同时对永安公司做了抽层处理。直至2003年,洽贵先生才放下基地的精细化操作。

真实的电影人与电影基地那些事

车墩影视基地南京路剧组创作团队

真实的电影人与电影基地那些事

车墩影视基地南京路剧组创作团队

也正是因为基地在设计之初就为布景的再加工与再布置留下了余地,自车墩影视基地建成开放后,凡属老上海题材的电影拍摄,以及涉及近代建筑的场景,例如汉口、天津、哈尔滨等老故事,总能吸引剧组进驻取景。至此,车墩基地始终独占鳌头

真实的电影人与电影基地那些事

车墩影视基地南京路街景

李安导演也曾入驻拍摄电影《色戒》。只因南京路的设计为全外景,而演员需要在街景和内景之间反复出入,为了顺应镜头调度的需要,于是他按一比一的比例在车墩基地搭置了新街景。

真实的电影人与电影基地那些事

电影《色戒》在车墩影视基地剧照 图为主演:梁朝伟

真实的电影人与电影基地那些事

图为《色戒》在车墩影视基地剧照

真实的电影人与电影基地那些事

电影《色戒》导演:李安

真实的电影人与电影基地那些事

车墩影视基地已恢复的电影场景“凯司令西餐社”

三代心血 专业支撑 未来展望

堪称范本的车墩影视基地凝聚的又何止三代电影艺术家的心血,还有上海历史学家、掌故学家的支撑,更有市委、市府干部的鼓励和上影集团几代领导人的坚持。如今,黄洽贵先生故世多年,大批为车墩设计奉献过的学者艺术家更早先于洽贵先生作古。而车墩影视基地已然成为上海的旅游胜地,是全国为数不多的盈利片场之一,每年都在为接待摄制组和大量游客而忙碌运转。

真实的电影人与电影基地那些事

上海影视乐园主题活动现场

据资料显示,20年来,这里已拍摄300多部电影和900多部电视剧,接待总游客量1000多万人次。这足以证明车墩影视基地是经典的、不可或缺的、不可替代的博物馆级的城市外景基地。它已成为世人缅怀老上海时光的精神乐园。故而多年前,上影集团已将“车墩影视基地”更名为“上海影视乐园”

面对市场的发展和需求,上海影视乐园的问题也愈渐明显。上影人以及入园创作的同行几乎都发出了同样的呼声:加大维修力度以保护前人留下的珍贵财产,扩大规模经营以顺应市场的迫切需求。让电影人感到欣慰的是,上影集团正在组织规划现代影视基地的建设方案

真实的电影人与电影基地那些事

学生在影视乐园石库门进行“写生”活动

真实的电影人与电影基地那些事

商企活动在影视乐园和平广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