雍正王朝:雍正为何非要实施新政呢,看看江夏镇之行你就明白了

美食        2019-08-10   来源:寻史问迹
雍正王朝:雍正为何非要实施新政呢,看看江夏镇之行你就明白了

雍正王朝电视剧为何能成为经典之作呢,虽然并非真实历史还原,而是演绎成分居多,但对于人性的把握,可谓是恰到好处,对于还原古代的宫廷政治,更是入木三分,诸多细节,也是用心良苦。我们不以历史角度来看这部电视剧,就以演绎来看,实属不可多得的佳作。

在前面两期,宋安之以职场的角度来代入,分析了雍正王朝开局第一集,说了说剧情寥寥几笔勾画出的九子夺嫡,还有老四下江南赈灾所展现虚晃的康熙盛世。

那么今天宋安之再来来说说雍正王朝第二集,说说那些诸如江夏镇等耐人寻味寓意深长的片段。

一、老四先是下马威,再以书信来威胁任伯安

老四下江南赈灾以后,遇到的一副什么画面呢,是泽国千里,灾民百万,国库因为老八的“慷慨大方”,借给了大小官员1200万两,已经是入不敷出了,老四想着既然你老八会玩,那么我就去你八爷党的小金库扬州筹款。

上梁不正下梁歪,老四想的是挺好,但扬州的官员可不是闹着玩的,这群蛀虫那管百姓死活,扬州知府车铭是想着趁乱低价买卖民女,然后送给八爷党在江南的代理人任伯安,想借此往上爬爬,任伯安是仗着自己是八爷党的人,是老九的心腹,不只是不怎么把老四和老十三放在眼里,更是授意盐商们每人象征性捐二百两银子既可。

雍正王朝:雍正为何非要实施新政呢,看看江夏镇之行你就明白了

老四是见招拆招,通过罢免车铭的扬州知府,让能干的田文镜上去,并且煽动灾民闹事,使任伯安坐不住了,猜到任伯安肯定要与老九通信问问该怎么办,又让年羹尧守住扬州各个关口,截获了老九的回信。

老四有了老九的信,自然有了威胁任伯安的把柄。但老四并没有大意,而是选择了稳妥的方法,先是请捐款的大小官员和盐商们吃饭,然后将赈灾不力并且不听调令的池州知府李淦给“请”来了。

池州知府李淦为什么敢反抗钦差老四的命令呢,因为他是大阿哥的人,正所谓朝中有人好办事,也更有底气。所以李淦就是不听钦差的命令,并且一直以招待大阿哥妻侄的借口开脱,老四就是要当着众人的面杀鸡给猴看呢,怎么可能因为李淦这个借口而放他一马呢,而是直接说到黄河发大水,诸位皇子包括大阿哥在内是心急如焚,我们这些皇子是休戚与共都以大局为重,如今你这般推脱,是想将赈灾不力的罪名推大阿哥身上吗,然后将他的官服扒了,捆到外边,抽了三十鞭子。

老四这般不顾大阿哥的面子,对待李淦,意味着李淦政治生命的结束。杀鸡给猴看完以后,老四“亲切”的叫道任伯安,只见任伯安明显一个哆嗦说卑职在,可见演员演的很到位,老四接着说道“你是九爷的门人,你说说看像大阿哥门下这种奴才,该不该惩治呢”?

任伯安马上回答道“当然应该惩治”。

雍正王朝:雍正为何非要实施新政呢,看看江夏镇之行你就明白了

老四这时候说了一句很有深意的话“你是个识大体的人呐,自然不会在下面干出连累本主的事,是吗”?

先是杀鸡给猴看震慑了一番,又提前给这只猴子灌输了不要连累主子的思想以后,老十三便拿着老九的信说道“,伯安这次我来,我九哥托我带封信给你,他跟我说,让你还有那些盐商老爷们,多捐点款”。

任伯安拿着刚刚看到是老九的笔迹,老十三马上又拿回来信,说道“你看清楚了吗”。

任伯安心里一膈应,明白了老四和老十三的意思,马上说道“我看清楚了”。

老十三趁热打铁的说道捐款吗。

任伯安说我捐

老十三马上叫人将认捐薄子拿来,直接大声说道,好认捐二十万两!

任伯安马上疑惑的说道二十万两?意思说太多了吧。

老十三马上说道“你不听九爷的话?那好,那我就把这封信带回京去交给皇上,也让皇上知道,九爷的一片苦心,你看”。

任伯安马上说道“我捐,不过…”。

雍正王朝:雍正为何非要实施新政呢,看看江夏镇之行你就明白了

老十三说道“好,只要你捐,和你在座的盐商们都捐,那么这封信,我自然会还给你”。

两人达成协议以后,任伯安马上带头捐了二十万两,也发动了盐商们捐款,就这样借款了二百万两,够赈灾的钱了。

说来也讽刺,偌大一个帝国,国库银子竟然被老八为了收买人心而都借出去了,老四身为钦差大臣下去筹款,竟然遇到了一群牛鬼蛇神,只能通过煽动灾民闹事还有截获老九的信这种不光明的手段来威胁任伯安捐款,说好听是老四手段高明,不拘一格,说不好听,就是帝国吏治腐败如此,堂堂皇子身为钦差都需要通过不正当的手段来筹款,真是一片黑暗。

老四这边筹款成功以后,老九气的暴跳如雷,开始找起老四毛病,老十认为老四罢了车铭的官是个漏洞,可以趁机做文章。

老四这边呢,不愧是心思缜密,让田文镜将官服还给了车铭,使老九他们没法在这方面找毛病,田文镜再度成为革员,但田文镜这种人,老四自然没有放过的理由,正好将田文镜收入麾下,将其带到北京。

雍正王朝:雍正为何非要实施新政呢,看看江夏镇之行你就明白了

二、太子与萨琪玛

视线回到皇宫中,只见太子在宫中见到郑春华也是色胆包天,竟然路过偷偷的将郑春华的手绢拿走,将其轻浮刻画的淋漓尽致。

上书房的三位大臣因为老四的事情也感慨起来,马齐说道四爷一个奏折,就参掉了三十多名府道官员,这是不是也太急躁了。

支持老八的佟国维感慨的说道唉,这差事交给八阿哥他们干,准不会这么干。言下之意是老八这个贤王肯定不会这样得罪人的。又继续说道不过怎么说呐,也难得四爷和十三爷这片心,那些个官员一手从国库里掏银子,一手呢向百姓敲骨吸髓的,这个你说…

张廷玉这时候过来马上说道“对,佟中堂说的对啊,现在当考官收孝廉的钱,当军官吃空额捞军饷,收捐赋火耗加到二两,这大清的江山也真得四爷这样的人,痛加整顿不可。张廷玉这番话也有意思,暴露出大清官场的诸多陋习,剧中像这种刻画当时吏治腐败的小细节也是数不胜数,还真是很用心。

马齐接着说道“昨儿个我听说,四爷所到之处都有歌谣了,官员们说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四爷叫回话。

雍正王朝:雍正为何非要实施新政呢,看看江夏镇之行你就明白了

康熙这时跟着太子走出来,接着说道“老百姓说天不惊地不惊,就怕四爷调回京”。可见康熙也很接地气,对于情报掌握的很好,外面有什么风吹草动都知道。

等到康熙和太子与上书房大臣坐下以后,康熙开始试探太子,其实是想让太子替老四说话。

说道朕这儿还真有一份奏折,说这个胤禛他们在扬州纵容灾民闹事,逼着那些有钱人呐捐款,今儿请你们上书房的人来议议,但却让胤礽先说说对这份奏折怎么个看法,想来是想让胤礽定个调子,让大臣们跟着说话。

太子说道“儿臣以为四弟的才具是有的,办事也肯尽心尽力,这次筹到了款也购到了粮,也算是解了朝廷的一次燃眉之急,功不可没,但是…”

康熙一听觉得不对劲,但眨眨眼并没有说什么,而是让太子说下去,太子继续说道“皇阿玛经常开导儿臣们,要以德为本以仁导行,激烈激诈的手段,并非立身之本治国之道,要说在这方面,四弟是欠缺了点儿”。意思是老四办事不择手段,不是光明正大,太子这个猪队友这是潜在的害怕老四得宠,所以这般说道老四不好,而且又想借此展现一把自己的驭人之术。

雍正王朝:雍正为何非要实施新政呢,看看江夏镇之行你就明白了

但太子并没有猜到康熙让他支持老四的想法,所以康熙听到这话,皱着眉头眨眨眼,觉得很是无语,张廷玉这个人精看了看康熙和太子,估计心中也是了然了。但康熙毕竟不是常人,马上转移话题说道“那个天津桂顺斋进上来的萨琪玛,用的是真狗奶子加蜂蜜和御糖房做的不一样,李德全给大人们各上一份尝尝。意思只要做的好就可以,不用墨守成规的。

太子听着眼珠子转了转,虽然觉得不对劲,估计以他的智商也猜不到康熙想表达的意思。

三、江夏镇之行与老四日后的新政。

历史上对于雍正为什么实施新政,刷新吏治,并没有详细的交代,但通过资料可以大概了解清楚,应该是雍正是身为皇子期间在外当差,了解过民间疾苦,所以有心实施新政。

关于雍正实施新政的原因之一,这不,雍正王朝电视剧用江夏镇之行给了大家一个完美的解释。

先说说江夏镇是什么地方,是康熙当年南巡待过一夜的地方,还亲笔题过匾额,是钦封的德化之地。

老四与老十三回京依旧是微服私行的回去,路过江夏镇已是天黑,所以想借宿一晚,结果被江夏镇的人不客气的轰走,不允许借宿。

雍正王朝:雍正为何非要实施新政呢,看看江夏镇之行你就明白了

而江夏镇里面来了贵客,那就是任伯安的弟弟任季安去了,而庄主刘八女则是任伯安的小舅子。通过两人的交流,可以看出任伯安还有那群盐商们每年要给老九上交一百万两银子,还要送上一批美女。

但任伯安看的明白,此次被老四逼捐了二百万两银子,所以直接向老九汇报说其中一百万是要上交给你老人家的,但被老四给拿跑了,没办法今年只能不上交了,意思是这是你们兄弟之间的事情,跟我没关系,将自己的损失降低了。

接下来的事情更是惊心动魄,正所谓有黑暗就有光明。江夏镇的人虽然有损德化之地的名声,但还是有好人的,张五哥就好心的给老四他们安排了住宿。

老四要给张五哥银子,他是怎么都不要,张五哥的爹出来以后,更是坚决不要,还说这里是皇上亲赐的礼仪德化之区,要把家里所有东西拿出来招待客人。

老四因此与热心肠张五哥父亲交谈起来,通过交谈可以发现一个事情,那就是官绅勾结的事情,庄主刘八女身为士绅,加上他姐夫任伯安是现任官,所以不用交税纳粮,又很有钱,又买下整个江夏镇土地,将其改造为城堡,俨然是以一方土皇帝自居。

雍正王朝:雍正为何非要实施新政呢,看看江夏镇之行你就明白了

更恐怖的还在后面,刘八女的护院胡教头,听到老四所扮的客商消息以后,要抢劫他们,认为这一票有油水,说明他们经常这般截杀过路客商。

还好李卫发现了这些劫匪,提前做了准备,加上老四身边有高手护卫,将这些劫匪杀的是一干二净。杀完以后,通过张五哥认出是刘八女的护院之人,老四问张五哥怎么处理尸体,张五哥说道后院有条河,可见也是个狠人。

而胡教头的人被反杀以后,竟然没有做贼心虚,反而带着大队人马过来了,还真是嚣张至极,来了就以张五哥带外人留宿为借口发难,抓住了张五哥和张五哥父亲,并且还当场调戏张五哥的妹妹阿兰,看不下去的老十三出来才救下他们,打倒了胡教头。

ps:胡教头跟大阿哥是同一个人所扮演,其实雍正王朝很多人是一人两个角色的。

这时候庄主刘八女跟着一群人浩浩荡荡的过来了,老四并没有惊慌,而是让刘八女放了张五哥他们,刘八女一看老四和老十三的衣着和气质,恐怕已是猜到老四的身份,所以一直追问,老四以他不配知道为由拒绝了,只见刘八女说了一句很有意思的话“既然不肯相告不知者不怪罪,既然不肯相告不知者不怪罪”。这说明刘八女已经猜到了老四等人身份,并且要发难了。

雍正王朝:雍正为何非要实施新政呢,看看江夏镇之行你就明白了

可见任伯安咽的下这口气,他的小舅子刘八女是不行,以为有着老八这颗大树,所以想报复老四他们,但还是小青蛙没见过大池塘,要知道皇子之间的斗争,可不是一个小小的士绅可以插手的了,人家只要一句话,你就要身死族灭,最后刘八女和他的江夏镇果然就遭到了灭顶之灾。

刘八女说完那句话以后,马上让老四他们离开,但是真的有这么简单吗,没有的。

老四他们要离开时,刘八女站在城门之上,非要他们下马过去,老四说道你放肆,刘八女说道我看你还是不要放肆,抬起头来看清楚点,你要是敢骑马从这过去,我刘八女就敢对你不客气。只见两个人将康熙亲赐的匾额高高的举在城门那里,通过张五哥父亲与老四的对话可以看出,康熙亲赐的匾额挂在刘八女家的大堂上,此时被刘八女特意拿过来,肯定不是为了对付所谓的客商的,百分之百的说明刘八女猜透了老四的皇子身份了。

看见康熙亲赐的匾额,老四无奈之下只能憋屈的下马而过,只见刘八女站在城门之上,老四一行人像是钻裤裆一般从下面过去,极其的屈辱。

出了江夏镇以后,老十三点评的很到位,说道父亲康熙怎么会给这样的狼窝子赐匾,然后气的骑马先走了,极有城府的老四虽然憋屈,但并没有发作,这是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谁也不许再提江夏镇三个字”。后来江夏镇被年羹尧血洗,果然彻底消失,再也没人提起过了。

雍正王朝:雍正为何非要实施新政呢,看看江夏镇之行你就明白了

从这里看出江夏镇还真是蛇鼠一窝,任伯安这个大贪官跟士绅小舅子刘八女狼狈为奸,不用交税纳粮,还利用贪污的钱改造江夏镇为城堡,自立为一方土皇帝,是鱼肉百姓为所欲为,更是经常截杀过往的客商,搞了不少人命钱,简直是骇人听闻, 而且最讽刺的是,康熙钦封的德化之地都是这般模样,更不用说其他地方了。

而正是这样的江夏镇,使老四认识到士绅的弊端,所以登基以后,实施新政之时,一再强调士绅一体当差一体纳粮的政策,并且先让田文镜在河南试行。

不得不说,第二集的剧情还是完美,前半部分重点继续突出老四的手段,及其庞大帝国的吏治腐败,后半部分,突出太子的无能,更是以江夏镇之行为契机,铺垫出日后老四成为皇帝以后,为何坚决实施新政的原因,还真是一环扣一环,使人欲罢不能,越看越喜欢。

雍正王朝电视剧这些精彩的地方,现在大家看明白了吧?

我是宋安之,主打历史文章和分析经典电视剧中隐藏的人生道理。故事在笔下,我们都在路上,茫茫人海中你我这么有缘分,正好让你看到我的文章,那么还请继续这种缘分,点个赞关注一下吧!

第213期宋安之独家雍正王朝分析到此为止!

雍正王朝:雍正为何非要实施新政呢,看看江夏镇之行你就明白了

下期再见! 谢谢观看宋安之独家原创,觉得分析的还可以就点个关注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