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安科技IPO疑云重重:两家名为“华创”的接盘侠背后隐藏的秘密

警句        2019-05-21   来源:寻史问迹

 

导读:虽然已经正式启动上市近四年之久,但即将在1月8日作为当天首家上会受审的震安科技IPO申请,却依然在股权纠葛、业绩质疑、关联关系上迷雾重重。而纵观震安科技的发展历程,有两个同以“华创”命名的企业对其举足轻重,可谓影响深远,这背后隐藏的秘密,还待进一步明晰揭晓。



 本文由叩叩财讯(ID:koukounews)独家原创首发

作者:李晓阳@北京

 

如果不出意外,一位名为李涛的自然人或将给资本市场带来2019年开年的第一个逆袭人生的励志财富故事。

 

2011年,还寂寂无闻在北京从事计算机软件销售的他,突然间被远在千里之外的云南昆明一家企业看中,虽然从从业经历上看,李涛和这家企业的主营行业丝毫不相干,但这依然未阻碍他以极低的成本,通过各种股权转让和增资成为了这家企业的实控人。

 

在他上任该企业第二年,企业便立马从此前所谓的资金链断裂、面临重大经营风险,转身为了一只会下“金丹”的“鸡”。

 

2015年,这家企业在李涛入主后第四个年头,便完成了连续三年皆数千万的盈利,正式启动IPO,并于当年7月底向证监会递交其首发申请。

 

虽然其后经历了撤材料、更换中介保代、重新报会排队候审等一系列曲折进程,2019年1月8日,李涛控股的这家企业终于迎来其IPO的关键时刻——首发申请将在当日过堂受审。

 

如果一旦上市成功,李涛在该企业中的持股账面收益将超过十余亿。

 

这家即将给让李涛走向人生巅峰的企业便是云南震安减震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震安科技”)。

 

但这只是故事一面。

 

李涛的财富故事或远远没有如此励志,正如很多童话都是骗人的一般。

 

虽然已经正式启动上市近四年之久,但即将在1月8日作为当天首家上会受审的震安科技IPO申请,却依然在股权纠葛、业绩质疑、关联关系上迷雾重重。而纵观震安减震的发展历程,有两个同以“华创”命名的企业对其举足轻重,可谓影响深远,这背后隐藏的秘密,还待进一步明晰揭晓。

 

 

1)“半路杀出”的自然人

 


公开资料显示,震安科技成立于2010 年 1 月 4 日,成立时注册资本为人民币157.00 万元,为尹傲霜等五名自然人出资设立,其中尹傲霜持有63.53%的股份,为其第一大股东。

 

不过,尹傲霜也仅仅是替他人代持股份的台前人物,其也承认在震安科技成立时,所持的63.53%股份为替自然人石静芳与陆爱萍代持。

 

对于代持原因,震安科技在其IPO申报材料中解释称:“石静芳工作单位为云南省防震减灾信息中心(云南省灾害防御协会秘书处),陆爱萍工作单位为昆明有色冶金设计研究院股份公司,均为国有单位,石静芳、陆爱萍认为自身不宜作为显名股东出现于震安有限股东名单。”

 

2011年4月,震安科技进行了第一次股权转让和增资,一家名为北京华创三鑫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华创三鑫”)的企业在此时以1元/股的价格通过受让原始股东部分股权和增资,一举取代尹傲霜成为了震安科技的实际控制人。

 

李涛便是在此时通过华创三鑫正式进入震安科技的。

 

华创三鑫显然是专门为接盘震安科技的股权而专门设立的一家投资企业。


企查查工商信息显示,华创三鑫成立于2010年8月,股权穿透后,李涛持有其45.24%的股份,另外4名自然人王纪龙、吕品、朱生元、唐晓烨直接或间接持有华创三鑫剩余的股权。除了李涛外,其余四人均在业务上与震安科技无任何关系。


在震安科技的IPO申报材料中还承认,华创三鑫的主营业务为“持有震安科技股权,无具体实际经营业务”。

 

对于引入华创三鑫的原由,震安科技解释称是看中“具有多年企业经营管理经验的李涛”。

 

据李涛的简历显示,其为北京人,1992年毕业于北京旅游学院管理专业,此后多年一直在电子技术行业中从事销售和管理工作,且其工作任职单位从未出过北京。

 

而震安科技则是一家远在云南昆明的建筑隔震整体解决方案供应商,主要从事建筑隔震橡胶支座的研发、生产、销售,并提供隔震咨询,隔震设计,隔震橡胶支座安装指导、更换、维护等相关技术服务。


从事建筑地震隔离整体解决方案的供应,实际上是需要强大的人脉关系和建筑、地震业的行业关系,虽然说隔行如隔山,但李涛上任后,第二年,既2012年,震安科技的业绩实现营业收入1.17亿,净利润达3012万,此后业绩更是节节高升,到2015年,其当年净利润已经达到5200万。

 

“震安科技实际上是云南省地震工程研究院的一些内部领导出来创办的企业,与云南省地震工程研究院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一位接近于震安科技的知情人士透露,“李涛,则更像一位职业经理人的角色。”

 

实际上,震安科技的最主要的产品——橡胶隔震支座的研究,也同样最初来自于云南省政府部门主导。

 

根据云南省政府 1993 年 10 月 26 日 6-517 号批文精神,1994年 1 月由省建设厅牵头,省科委参加,成立了由建设厅副厅长石孝测任组长、省科委副主任刘诗嵩任副组长的“橡胶隔震支座开发研究”领导小组,同时成立了“橡胶隔震支座开发研究”课题组,担任课题组组长的即为云南省橡胶制品研究所总工程师张志强,下设四个子课题,分别由下列四个单位承担:云南省橡胶制品研究所、云南工学院抗震研究所(现名为昆明理工大学土木工程学院抗震所,云南省设计院、云南省地震工程研究院。

 

1998 年 4 月,“橡胶减隔震支座开发研究”项目通过了云南省科委组织的专家组鉴定和验收。

 

2000 年 2 月,课题组承担单位就设立公司实施产业化事宜进行了多次磋商,决议由云南省橡胶制品研究所三位退休同志(刘兴衡、张志强、韩绪年)组成筹建组,负责办理工商注册登记等有关事宜。

 

2000 年 3 月 2 日,一家名为正安技术专门从事橡胶减隔震支座开发的企业在昆明成立,其后,自然人安晓文、杨向东、张志强、潘文、樊文斌等人则分别代表云南省地震工程院、云南省橡胶研究所、昆工抗震所、云南省设计院在其中持股。

 

其中,安晓文和杨向东则分别以云南省地震工程院院长和云南省地震工程研究院勘察分院院长,在2005年之后先后成为正安技术的第一大股东。

 

至2010年,这家负责对有关省政府牵头的研究成果产业化的正安技术经营期限将至,被股东同意一直注销。

 

而就在正安技术准备注销的同时,震安减震被悄然成立,其从事的依然是橡胶减隔震支座的商业化经营。

 

初创时,震安科技的原始股东则分别刚好为尹傲霜、潘文、张志强、樊文斌等人,其中尹傲霜持有的63.54%为替石静芳与陆爱萍代持。而石静芳与陆爱萍的另一真实身份则分别是安晓文与杨向东的配偶。

 

就是通过这样一个注销,一个成立,“橡胶减隔震支座开发”的商业化成果成功地与云南省政府的有关部门脱离了关系。

 

2011年,随着李涛和华创三鑫的介入,震安科技则更进一步地与国资机关迅速撇清关系。


而张志强也从云南省橡胶制品研究所退休后,摇身一变成为了震安科技的总工程师。

 

2014年2月,原本在震安科技中直接还各持有173万股的石静芳与陆爱萍两人,以每股1元的价格将所持股份系数转让给了李涛。

 

要知道,2013 年,震安科技当年扣非后每股收益则约为 2.66元的。


在几个月后的2014年9月,震安减震进行第四次增资扩股中,平安创新增资其的每股价格则已经高达39.83元。

 

也就是说,按照当时增资的市面价格,石静芳与陆爱萍两人仅仅以340余万元的价格便向李涛转让了账面价值高达1.38亿的股权。

 

如果上述转让不存在任何代持行为,那么显然,在这桩原本是云南省政府牵头的科研项目商业化中,最大的获利者最终不是云南国资部门,也同样不是科研机构,却是没有一丝科研和行业背景,半路杀出来的自然人李涛。

 

其在震安科技中短短几年,通过华创三鑫持有震安科技1655.9万股、直接持有1579.2万股。如果震安科技一旦成功上市,其身价将可能超十亿。

 

“云南地震工程研究院等机构以及个人与震安科技业务在历史上存在着太多重合和疑点,相关利益方是否利用工作便利直接或间接为其争取业务机会依然存疑。“一位业内从业十余年的资深保代分析认为,“虽然后续石静芳、陆爱萍等人,对外转让全部股权并辞去董事职务但包括此前华创三鑫等一系列股权转让的真实性该历史沿革的瑕疵对发行人独立经营的影响等都有待论证

 

2)“华创”又见“华创”


如果说华创三鑫成功解决了震安科技初创时的经营和股权问题,那么,另一家“华创”则为震安科技的业绩进行着保驾护航。


2015年,在震安科技首次申报IPO材料的关键当口,急需要以优异的业绩去促成其资本之路的通畅之时,第二家以“华创”命名的企业在此时粉墨登场、

 

减震橡胶支座是震安科技的最主要产品,其生产中有一道“抛丸、校平”工序,在2013年至2015年上半年期间,这道工序皆由自有震安科技生产车间操作完成。2015年6月,震安科技突然决定将该工序由自行完成转变为外协加工,同时转让相关抛丸机器设备。

 

最终接盘震安科技的抛丸工序等机器设备并同时化身为其外协加工企业的则是一家名为昆明华创机械制造有限公司的企业(下称“华创机械”)。

 

在华创机械接盘有关资产后,其立即成为震安科技第一大外协加工厂,并为震安科技缩减了大量成本,也就是说,华创机械为其提供外协加工服务的结算价远远低于震安科技自己的加工成本。

 


这家与震安科技大股东华创三鑫一样以“华创”命名的接盘侠,似乎也同样是为了震安减震的外协而专门设立的企业。

 

据企查查工商资料显示,华创机械成立于2015年5月中旬,既震安科技计划转让有关设备的前一个月才刚刚成立,由自然人胡振华、孔令芳夫妇出资成立,来自于震安科技的外协收入在2015年至2017年期间分别占到了其营收的100%、94.51%和86.51%.

 

此前,曾有市场人士发文质疑,华创机械疑为震安科技的关联方,其设立的目的则是转移成本,保证上市主体的利润。

 

从震安科技财务报表来看,2015年、2016年、2017年公司扣非归母净利润分别为5119万元、6661万元、6215万元,公司业绩比较单薄。2015 年、2016 年、2017 年,公司隔震产品平均销售单价分别为 9458.21 元、9014.25 元、8734.99 元,一路下跌。

 

在净利润绝对金额较小,又面临着成本上涨、销售价格下降的不利形势,采取各种手段控制成本以保证利润是决定能否在发审会议上闯关成功的关键。

 

“是否存在利益输送,建议监管部门与中介应去核查一下华创机械2015年、2016年、2017年是否盈利?华创机械员工工资、社保缴纳情况, 华创机械财务报表、资金流向、银行流水情况。华创机械股东胡振华、孔令芳设立华创机械前的从业背景,出资200万元的资金来源等。”上述市场人士坦言。

 

值得注意的是,在2017年第六届全国建筑结构技术交流会在昆明召开,此次活动的承办单位便是震安科技,在会议组委会中,李涛出任副主任,而杨向东、胡振华则为组委会委员。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