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正式会谈》,B站火了

警句        2020-01-23   来源:寻史问迹


《非正式会谈》,B站火了



作者|闫烨 来源|记者站

(ID:jizhezhan001)


首播9.0,前5季评分平均达到9.3,很难想象这样的高分综艺不仅持续播出了四年,而且是依托于一个二线卫视上。

这部湖北卫视的《非正式会谈》第五季,终于得到了B站的青睐,从自主营业的up主转正,在B站拥有了自己的banner和推荐位。去年年底,总导演余晴探访哔哩哔哩影业进行正式第一次会面之后,B站方面看到节目在毫无宣发的情况下,完全依靠粉丝相互安利,单集最高刷到了89万,马上拍板达成了合作——《非正》第五季由B站和湖北卫视共同制作、共同出品、共同招商。

新的金主养乐多加盟,内容和班底依然沿袭前几季,11位各国代表和四位中国主持人,围坐在一起讨论各种全球性的提案。

在此之前,由于没钱,《非正式会谈》被形容为“穷穿地心”。


《非正式会谈》,B站火了



在国内收视和口碑综艺几乎被湖南卫视、江苏卫视、东方卫视和优爱腾三大平台围猎的情况下,二三线卫视的生存岌岌可危。重压之下,湖北卫视(第二三季为湖北卫视黑龙江卫视联合打造)《非正式会谈》不仅能够存活,并且能由观众自发安利,组成了强大的免费水军。

人们印象中,卫视综艺要么是S级走流量艺人的,要么是正经严肃的风格”,而《非正式会谈》没有大制作综艺的布景和宣发,节目组成员省吃俭用,布景简陋寒酸,但凭借“下饭综艺”的轻松搞笑,和时而正经严肃的辩论,让二三线卫视似乎迎来了点希望。

贫民窟的“内容富翁”


二线卫视最大的苦恼,没钱没流量。

这点在《非正式会谈》上得到了精准的体现。在头部流量综艺被冠名商追着砸钱竞标的时候,《非正式会谈》却一直没有稳定的金主,甚至一度处于“裸奔”的状态。冠名时间最长的魅族,也仅仅续期了40期,都不足一整季的时间。

至于魅族自己是个什么状况,这里就不多说了。

没有金主广告商赞助,节目组似乎真的穷得只剩底裤,连桌子烂了都没钱换,新代表的名牌只能用老代表的名牌糊上一层纸继续用。穷得甚至让粉丝在弹幕里刷:希望节目组开众筹。


《非正式会谈》,B站火了


就连主持人自己都调侃,节目设置“第3.5季”的名号,就是因为布景没钱换导致没有脸叫做第4季。

但好在,就算是《非正式会谈》身处在综艺界处在贫民窟的地位,内容足以支撑自己在富人区立足。

节目的环节很简单,11位常驻外国代表与每期一位一日代表,前半部分根据某种不同的主题进行文化交流,再就共同的提案进行辩论。代表们来自各个大洲,国家开放程度有别,职业也各不相同,唇枪论战中,桌上如“战场”。通过他们的辩论,观众能够通过这档节目,在愉快的氛围中去了解在同一时空之下,不同文化的国度里不一样的事情,满足观众的求知欲以及猎奇心理。

以被粉丝称为“白月光”的第二季为例,日韩代表之间因为“足球”、“环保”、“礼节”等争论,英国代表因为“黑料理”和“殖民”被嫌弃,埃及代表常常自称“文明的爹”,与尼日利亚代表争抢“非洲最发达的国家”名号。简而言之,在国际化视野之下辩论家长里短。

第五季开播两期,B站播放量达913.3万,弹幕37.7万条,微博话题累计402万讨论,29亿阅读,在没有流量明星的综艺中,这数据算是成功了。


《非正式会谈》,B站火了



当然也有黑点。

随着节目渐渐有了热度,节目组却有点按耐不住浮夸,选人更偏向外形好看,套路也越来越明显,炒CP、开车以及不明所以的鬼畜效果感觉是在硬拉拢B站的核心用户,让人觉得有些失望。

从9.3降到了,8.7,节目组一手好牌,还好没打崩了。

粉丝介入综艺生产

虽然评分走低,《非正式会谈》仍然称得上是一档硬核的节目,特别是在文化综艺扎堆出现的尴尬情况中,能在唱衰“综N代”中挺过来不容易。

最初,《非正式会谈》与一线的江苏卫视《世界青年说》隔空打擂,在《世界青年说》购买了韩国原版《非首脑会谈》的版权、代表颜值更高的情况下依然败北。而后者在播出了两季,中间停摆了半年的情况下,最终停播。

反观《非正式会谈》在“模仿”到了原版精髓的基础上,加入自己的创新,从而得以持续奋战五季。从《非正式会谈》第一季仅在湖北卫视和B站播出,到第二三四季终于熬到爱奇艺买了正版版权,却没有合适的推荐位,导致一直“圈地自萌”,节目组熬了五年总算“耗死对手”,自己出头。


《非正式会谈》,B站火了



2018年9月,《非正式会谈》举办了自己的第二场粉丝见面会,距离上一场见面会间隔了一年。

一群素人代表,见面会上收获了不亚于偶像的应援和欢呼声。就连总导演都坦言:“粉丝们特别主动,身兼宣传、商务等多重角色,就连海报都是粉丝主动出钱做的。”


《非正式会谈》,B站火了



从用户画像上来看,“非粉”年龄层以30-39岁的人为主,在综艺普遍为吸引年轻观众推出各种福利的今天,《非正式会谈》第四季的场景舞美是粉丝设计的,新推出的自传体书也是由粉丝利用职务之便出版的,成了粉丝反哺节目的先行者。

除此之外,节目组曾和喜马拉雅合作创立一档《好羞耻英语》的付费节目,共24期,目前播放量133.4万,需要话费66喜币即66元人民币,或者成为喜马拉雅VIP用户,以VIP包月18元一月的价格计算,一档节目让节目组和喜马拉雅至少喜提100万。另外据节目组在官方粉丝群称,计划拍摄大电影,正在收集粉丝提供的想法。


《非正式会谈》,B站火了



对于《非正式会谈》来说,粉丝已经成了节目制作者的一部分。

二线卫视如何突围


尽管好几年都徘徊在“饿死”边缘,,《非正式会谈》仍是幸运儿。国内市场里, 持续挣扎的综艺还有很多

近几年的综艺更偏向于在网络平台播放,其中的一部分采取网台共同播出的模式,二线卫视们没钱没流量,明星大腕不愿意来,同质化题材在影响力和招商能力上又无法和一线卫视抗衡,在剧集上没什么胜算的二线卫视,综艺上想翻身就更是难上加难。

2017年统计,点击播放量排名前五十的综艺中,浙江卫视占据15档节目,东方卫视11档,江苏卫视和湖南卫视分别以10档和9档节目紧随其后,最后则是5档节目的北京卫视,全部榜单被一线卫视包揽。

近几年二线卫视的综艺,天津卫视《非你莫属》、北京卫视《跨界歌王》、安徽卫视《男生女生向前冲》等一批二线卫视综艺还能活跃在荧屏上,收视率和市场份额勉强能挤进同时段前25。


《非正式会谈》,B站火了


《非正式会谈》采取了“先网后台”的播出模式,即每周五晚上先在B站上播出,隔周的每周五在湖北卫视播放弹幕版节目,同时B站为大左、杨迪、陈铭、陈超以及11位各国代表都申请了账号,“他们作为嘉宾,可以在节目播出时发送‘逆向弹幕’与粉丝互动,这些好笑的槽点和好玩的梗也会搬到卫视版。”


《非正式会谈》,B站火了



不过,就算是《非正式会谈》第一期B站首播播放量913.3万,从第一期卫视版节目来看,与网播版效果还有一段距离,毕竟周五晚间档需要与《奔跑吧》、《向往的生活》等大火综艺同场PK,获胜的概率可想而知。

二线卫视的综艺绝地求生,出圈往往可遇不可求总导演余晴也表示:“我们能做的就是尽一切努力把内容做好,能不能出圈看缘分。”

《非正式会谈》的意义在于,帮着吆喝“泣血寻金”的粉丝们终于当家作主,深度参与到制作宣发中来,甚至还帮着找钱。一直强调观众互动的综艺界,真正的互动,却被一个穷剧组先做到了。

至于后面,别飘了就好